我期待一场雨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9-01-17 14:13   40 次浏览   大小:  16px  14px  12px


  给母亲打电话,她告诉我自我离家,便一向干旱,火辣辣的骄阳灼烧着土地,玉米卷曲了叶子,红薯歪下了叶片。处于秦岭以南的家乡小镇,夏秋常常是连绵阴雨的,但久旱不止的状况确实少见。在家的那段日子虽然也很炎热,但有一段时光几乎每一天中午

  给母亲打电话,她告诉我自我离家,便一向干旱,火辣辣的骄阳灼烧着土地,玉米卷曲了叶子,红薯歪下了叶片。处于秦岭以南的家乡小镇,夏秋常常是连绵阴雨的,但久旱不止的状况确实少见。在家的那段日子虽然也很炎热,但有一段时光几乎每一天中午都会狂风呼啸一阵,瓢泼大雨继而紧随其后,虽倾盆时光不长,但道路也是浑水四溢,气温骤降许多。冲刷过后的路面潮湿而清凉,微分袭来,夹着花儿的清香。于是我便每一天渴望来一场风,落一场雨。

  抵达新疆的当天,始料未及之时天渐渐变色,乌云笼罩之后许久,最后有雨滴落下,走出公寓的我犹豫了片刻便回到了房间寻一把雨伞,我以为这雨会持续许久,然而再次回到楼下,风停雨驻。“举家搬迁”到作业区基地,每日都是晴朗的天气。那一晚也听到风儿呼啸,走出去却不见几点雨滴,有些失望,好久没有见到酣畅淋漓的雨。不能不热的天气,孤独的蜗居在宿舍里,偶尔看看天气,依然晴朗无雨。不知从何时起,我喜欢了下雨。我喜欢听雨滴打在青石板的噼里啪啦,我喜欢看水塘里扩散的一圈圈波浪,我喜欢光着脚丫在雨中沐浴玩耍。任凭雨水从头顶泄下,湿透衣衫,浇透短裤,享受着雨水的涤荡,沉浸在雨声中不需要说话。如果不是家人要求,我不会主动擦干头发,任凭水滴一滴滴滴下。也因此,沐浴的我从不愿擦干头发,也不常用毛巾,习惯了让水珠自然挥发。

  今夜,我再一次听到了风儿呼啸,就在我床头的窗户,怒吼的狂风吹得枝叶吱吱呜呜,我相信必须会带来一场期盼的雨花,浇灌这干渴的土地,也滋润早已干燥的心灵。而就在昨日,我最后听到家乡开始下雨,母亲就应不会再忧愁了,她所期盼的一场雨已经降临,而我所期盼的就应立刻到来了吧?我期望这场雨也能够下的酣畅,如南方水灵灵的姑娘一样缠绵,冲刷掉积攒已久的灰尘,换来干净清新的路面。我期望这风能够一向刮到天明,哪怕我不能入眠,倘若能够听到噼啪的雨滴落在坚硬的水泥道上,今晚也是值得。虽然雨滴杂乱,但紧锣密鼓的敲打却像极了一首节奏紧迫的音乐,而我此刻正需要它。

  已经安逸了数月的我,需要一些紧张和忙碌,年轻的心如果不跳动、思考,恐怕会更容易走向衰老。身处安逸的我如果丧失了所有追求,那生活会是多么枯燥。我期望这场雨能够滋润我已经快要干枯的内心,唤醒即将沉睡的青春的激情,浇灌即将冬眠的斗志,为青春和未来恢复活力。我期望这场雨能够持续到天明,虽然此刻我还没有听到我期盼的声音,但我相信这呼啸的风不会让我失望,或许它正号召着千军万马,酝酿出一泻千里。如果天明还在继续,那么我必须要去雨里奔跑,放空身心,让雨水洗涤躯体,让雨滴淋湿内心。

上一篇:称呼与自立
下一篇:生存以上